当前位置 > 正文
一位丹麦“中国通”对中国皮草行业的洞见
2015/2/25 9:31:38 来源: 哥本哈根皮草 作者:孟凡 点击率:
[导读]

  肯尼斯·洛贝格,哥本哈根皮草副总裁,在来到哥本哈根皮草之前,有过多年在中国工作的背景经历,可以说是一位“中国通”。他对中国经济和中国皮草行业有什么样的洞见?本期精英面对面,我们邀请肯尼斯·洛贝格先生跟大家分享一下他的观点。

  孟凡:肯尼斯先生,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皮草原料供应商——哥本哈根皮草的副总裁,您在来到哥本哈根皮草之前,有过多年在中国工作的背景经历。关于这部分经历,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肯尼斯:我过去在中国从事的是重工业行业,跟皮草产业没有太多相关。我当时负责欧洲公司在中国的生产业务,产品主要用来出口,主要用于钢铁建材领域。我去过很多不同的城市,所以相对而言更了解中国的文化,知道如何与中国人相处。相对于水貂或者钢铁产品本身,我的优势体现在管理方面。

  孟凡:顺便问一下,您在中国工作了多少个年头?

  肯尼斯:我来哥本哈根皮草至今已经5年了,算上之前在中国的4年工作经历,总共9年多的时间。

  孟凡:问一个有趣的问题,您在中国工作期间是否遇到过什么困扰?

  肯尼斯:具体而言没有。当你开始熟悉周围的环境后,你会发现在中国生活并非那么复杂。我认为当你从事过一些和人脉关系有关的工作后,尤其是在大公司里专门负责人际关系的部门,你会发现在中国做生意并没有那么难,个人之间的关系是关键所在,所以我觉得在中国生活并没有那么难。

  孟凡:如您所说,在中国生活并不很难。那么,您在中国的时候经常旅游吗?

  肯尼斯:是的,在我来哥本哈根皮草之前,我每年在中国会待上50到70天。这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国是除了丹麦以外我待的时间最长的国家。

  孟凡:您之前在中国的工作经历,对于您现在哥本哈根皮草的职业生涯有帮助吗?

  肯尼斯:我认为是有帮助的。在此之前,哥本哈根皮草作为全球皮草行业的领导者,并没有成型的产品供应链体系,而我之前的工作是负责全球生产业务,主要就是和不同的人和文化打交道,同时还涉及管理方面的因素。所以我认为我之前的工作使我擅长于搭建人际沟通的桥梁,尽管我当时并不太了解毛皮产品,但是我却能够打造与客户之间沟通的平台。

  孟凡:以一个丹麦人的视角,您怎么看待中国当前的经济?

  肯尼斯:在丹麦人看来,中国的经济依然特别好,因为丹麦目前的经济增长率几乎为负数,运气好的话有可能是1%。当前,中国的经济增长有所放缓,但仍有7%-8%的增长率。回顾过去,我都记不起来丹麦或是欧洲其他邻国何时有过7%的增长率。所以从外部来看,中国的经济非常不错。在我看来,对于欧洲公司而言,中国还将有更大的潜力值得挖掘。

  孟凡:哥本哈根皮草早在1996年就在中国成立了代表机构,也是最早在中国成立代表处的欧洲企业之一,这些年取得了很多成绩。您能讲一下未来在中国发展的策略吗?

  肯尼斯:我认为发展策略仍然围绕 “增加价值”的理念,也就是我们如何为这个行业增加价值,使我们的客户从中受益。因为我始终坚信,如果我们做好业务,帮助我们客户发展业务,他们也能帮助我们发展业务。我认为我们之间是息息相关的,如果我们的客户生意不好,那么哥本哈根皮草也会受到消极的影响。所以我们处于同一个价值链上,我们通过践行自己的理念为这个行业创造价值,并不断推动皮草在时尚行业的可视度。哥本哈根皮草是业内人所共知的大公司,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有很大的潜力,无论是我们的产品,还是公司本身,仍然具有进一步提升知名度的潜力,尤其是在中国。

  孟凡:事实上,我得到了很多来自我们客户的反馈,他们觉得哥本哈根皮草在中国的市场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并不仅限于拍卖行。哥本哈根皮草与时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关于这一点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肯尼斯:我们在时尚方面做了很多投入,我认为在亚洲,尤其是在中国市场,哥本哈根皮草将来的目标是和上海国际时装周开展紧密合作。一方面,通过这个平台展示皮草服饰,另一方面,则是借助上海因举办上海国际时装周而成为第五大国际时尚都市的声望。从这个角度说,我们也在为中国的皮草产业创造一个新的面向国际的平台。

  孟凡:很多欧洲企业都雄心勃勃,希望在中国实现业务扩张,但是结果并不总是尽如人意。您是否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哥本哈根皮草取得业内领先地位的原因以及您的有益经验和建议?

  肯尼斯: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回答的问题,哥本哈根皮草和别的公司最大的不同在于如何看待中国这个市场。我们把中国看做主要市场,这一点非常重要。对于管理层而言,在制定重大决策时也能相对容易一些。因为资源是有一定数量的,所以应当被投入到最重要的市场当中。跟10年前甚至20年前相比,如今的中国市场已经变得很复杂,企业需要全身心的投入。许多欧洲的公司包括丹麦公司之所以没能在中国市场上完全实现他们的业务发展目标,原因就在于此。首先,他们仅是把中国视为一个大的市场,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中国地域辽阔,包括许多地方城市。其次,这些公司仅把中国看做一个出口其产品的潜力国家,就像俄罗斯、德国和意大利等国家一样。这个观念是错误的,因为在中国要想成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如果你不把中国当做最重要的市场每天加以关注,那么注定不会在这个市场取得成功。

  孟凡:没错,您对此还有别的建议吗?

  肯尼斯:要么不进入中国市场,要么就是全身心投入其中。对于大多数公司而言,这也意味着需要做出一定的取舍。

  孟凡:香港展会开幕在即,您对皮草行业的同仁还有什么寄语吗?

  肯尼斯:我觉得当前是我们以开放的姿态迎接皮草行业重大变化的一个契机,经历了跌宕起伏的2014年,我们对今年整体的看法更为积极乐观。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目光长远,抓住时机,应对改变。

打印 转发

相关新闻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