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正文
貂皮价格腰斩卖不动 皮草城内商户比客户多
2015/3/2 16:53:57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张志伟 点击率:
[导读]

  近日,北京雅宝路万邦大厦里狭窄的楼道两旁,均是俄文标识的皮草宣传海报,与一把把门锁相伴的是“转租”提示语。

  “不景气呗,以往生意好的时候抢档口都抢不到。”这里的一位皮草批发商王老板告诉《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从事皮草生意十多年来,刚刚过去的2014年是行业波动最大的一年,1998年、2008年都挺过来了,但眼下却异常迷茫,“亏损中继续坚持着,不干这行干什么呢?”

  在800公里之外的大连普兰店镇,刚从北京跑市场回来的养貂专业户于老板,带着本报记者到后院参观他的饲养小区。“最多时候有2000多头种貂,如今已经砍至800多头。”他介绍,2013年一对公母貂皮能卖到750元,现在顶多卖到450元。

  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貂难”,除了养殖户听到的“最大出口市场俄罗斯因乌克兰局势受到欧美经济制裁”外,大连毛皮协会秘书长聂春荣还给出了另一个答案:“自2008年以来,国内中等以上规模的皮草城数量从60家增至2013年的200家左右,仅用于展示的成衣就需要巨量貂皮,但如今消费低迷,盲目扩张恶果开始显现。”

  皮草城:“商户比客户多”

  沿着雅宝路,一座座被俄文装饰的大厦并排而立。这里,曾是我国最大的服装贸易批发集散地,汇集的大量商户主要从事对欧洲,尤其是东欧的服装外贸业务。

  春节前,本报记者以买貂皮大衣的名义走访了万邦大厦,多层店铺都锁好门回家过年了,其中一些将“转租”告示张贴于门上。

  一个品牌为“暴风雪”的皮草店铺里,一位店内推销员笑脸相迎,称“今天是最后一天”。他介绍,以往都是对俄罗斯批发出口,但因为俄罗斯经济受到制裁,所以最近也开始通过顾客介绍顾客,进行内销。

  根据国际毛皮协会驻中国代表处提供的数据,毛皮加工工业采用的原料中,90%以上来自貂皮、狐皮和貉皮。其中,水貂皮在高档毛皮中使用最广泛,是所有短毛毛皮的代表。

  近年来,水貂皮占世界毛皮总贸易金额的70%左右。2007年起国际市场毛皮鞣制、染色加工业加速向中国转移。目前,我国毛皮加工总量约占世界的75%,产品主要销往俄罗斯、日本、美国等裘皮服装消费大国。

  2014年以来,因乌克兰局势,俄罗斯相继遭受欧美的经济制裁,卢布汇率持续下滑,采购商进口成本增加,转而采取观望和保守态度。

  “以往当地人均月收入3000卢布,如今可能已经贬值一半,工资没有上涨的前提下,物价却在上涨,连吃饭都成问题,还怎么会拿钱买貂皮大衣?”王老板称,做外销的,不是自己能决定得了的,一个国家如果经济出现衰退,短期内很难恢复。

  他介绍,现在最难受的是在高点采购大量貂皮的人,如果手里存着一个亿的貂皮,一年内价格腰斩,如今只剩下5000万元。“最要命的是,其他低价采购新皮的人还顶着干,所以,这部分人的日子很不好过。”

  本报记者在北京和大连多家皮草店走访,进口皮制成衣价格并没有太大变化,但国产皮制成衣价格则与2013年相比下降40%左右。

  即便这样,一件不带帽子的国产皮大衣价格大多在6000元以上。一位裘皮服装从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一件衣服约需要30张皮,再加上加工、人工、门店租金等各种费用,卖出去的利润只有几百元,“远不如上世纪90年代卖一件赚一件了。”

  上述王老板坦言,问题最关键的是卖不动,尤其是近年来各地皮草城数量猛增,“一个百八十万的小城,怎能支撑非生活必需品的皮草城?”他向本报记者分析,增建一座皮草城,每家店铺至少需要200件成衣来展示,每件成衣需要30张左右的貂皮,每座皮草城则有数百家店铺,所需貂皮数量巨大。

  “但现状是商户比客户多。”王老板称,“不能总是赔钱,前几年赚的钱如今都赔进去了。这个市场看着不大,但是周边赔3000万~4000万元的不在少数。”

  养殖户:砍掉,还是更换品种?

  作为一个产业链,市场终端销售不畅,上游养殖业难免受阻。

  世界毛皮协会提供给本报的数据显示,中国毛皮动物养殖地域跨度大,涉及到14个省(市),但是发展规模不均衡。主要养殖区集中在山东、辽宁、河北、黑龙江与吉林省境内。2013年中国产水貂皮4000万张、狐狸皮1000万张、貉子皮1200万张,是全球最大的毛皮动物养殖国。

  上述大连普兰店镇的于老板介绍,他从事水貂养殖近10年,在当地的屯里算是规模最大的。“随着2008年以来行情向好,自己也打算大干一场,于是不断将赚来的钱投入进去,直至将养殖规模扩建至2013年的2000多头种貂。”但是,2014年貂皮价格急转直下,且皮款还仅收到1/3,于是目前将规模砍至800多头。

  对于行业环境的巨变,2014年初涉足水貂养殖的裘皮制品企业负责人戴洪起,有着更深刻的领悟。

  在其他两位貂皮采购商朋友的劝说下,戴洪起考察一年后仍然看好这个行业,决定三人一起从丹麦引进原种,进军水貂养殖业。“我一开始没有想要打皮,因为山东等地水貂品种急需更换,所以打算卖种貂。”他介绍,自己深知这个行业3~5年一个轮回,但没想到2014年是最坏的一年。

  “虽然养殖户认识到水貂品种需要更新换代了,但在这样的行情下,谁敢大手笔进行投入,且不论手中是否还有资金。”戴洪起介绍,当初自己投资1250万元,细算下来已经亏损400多万元了。

  在本报记者走访的大连市普兰店镇大街小巷,一些养殖户缩减规模后,将废弃的笼子凌乱地堆放在街道两边。

  当地多位养殖户和水貂养殖协会负责人称,目前已经有多户缩减种貂数量,部分砍了近1/3。

  这方面也得到聂春荣的证实,“有的缩小一部分,有的全部砍掉,这个情况很普遍。”但是,也有人刚从国外引种回来,也有人认为可以坚持下去。

  由于水貂养殖要依赖貂皮出售的回笼资金,但市场终端貂皮制衣销售低迷,于是采购商也无法把皮款还给养殖户;与此同时,积压在养殖户手中的貂皮迟迟无法转换成资金,又急于出手,于是貂皮价格便进一步被压低。

  毛皮协会:市场乱局待解

  对于此次“貂难”,聂春荣也一直在奔走呼吁,一方面给养殖户传递更前沿的信息,另一方面也在给当地政府“出招”。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中国是毛皮养殖大国,但高档皮大多需要进口。“进口皮因为质量好,无论价格高低都有人买;但国产皮如果质量不佳,价格再低也不会有人买。”聂春荣介绍,一直以来,国产皮大多都出口俄罗斯。

  她认为,水貂养殖户要想从根本上提高抗风险能力,“一是需要在品种上下功夫,出于长远发展考虑,目前过度单一的品种亟待淘汰,进而引入好品种;二是要进行科学的饲料配比,数量不等于质量,提高质量是提高价格的前提。”

  据了解,目前大连市政府对该产业也很关注,并有了一些新想法,例如对加工厂商进行补贴等。

  在聂春荣看来,国外先进的经营管理理念可以借鉴,单纯引进品种并非万事大吉,建议政府规划一些标准化养殖小区,集中资源采购好品种,并引入投资方,这样可以通过多方合作来降低养殖户的风险。

  大连市毛皮协会最看重的还是一个公开、公正、透明的交流平台,即建立一个拍卖行,所产貂皮全部进入仓库编码打尺。“每年的品种是有控制的,并实时对市场数据进行分析,比如根据时装发布的流行趋势来倒推水貂品种,如果明年流行黑色,就多养殖黑色的水貂。”聂春荣介绍,这样就有针对性、有目标,而不是盲目的。

  除了养殖业上下游信息要对称外,国际毛皮协会则强调,随着这轮调整,皮草、养殖市场盲目扩张局面需要冷静。“目前从事貂皮大衣交易的市场太多,可谓是‘卖的多买的少’,供需严重失衡,貂皮大衣大量囤积卖不出去,资金回笼吃力,不利于循环业务的开展;同时,养殖门槛低,市场跟风严重,在收益的推动下,国内养殖规模无序扩大,盲目追求数量,导致市场供求失衡。”国际毛皮协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国际毛皮协会方面认为,中国养殖户应改变单打独斗的现状,应该抱团,信息互通,增强整体抗压能力。此外,毛皮市场需要融入时尚元素,使其不断向多元化发展,扩大内销市场,提高市场竞争力。

打印 转发

相关新闻

热门搜索